毫无疑问,如今大城市的书店,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寒酸”。十几年前人们还在担心实体书店会死去,现在却发现它们不但迎来了第二春,而且正在成为城市的焦点——书店不但变得更美,也日益成为年轻人话题的中心。

“网红”和“书店”两个词结合在一起,总让人感到怪异。网红意味着热闹和在社交媒体的传播,意味着精美的照片,但是书店给人的印象,应该是清净的。读书意味着精神和肉体上的“受苦”(回报也因此而来)。一个突出的现象是,在那些漂亮的书店,拍照的人很多,但是认真翻书的却很少。

针对上诉质疑,美吉姆在6月30日的回复中表示:为降低公司财务负担,公司拟非公开发行股票筹集资金用于支付前次收购的剩余交易价款。而作为标的公司高管,天津美杰姆原最大单一股东霍晓馨和天津美杰姆原实控人之一的刘俊君被列为公开发行股票的交易对手。

从业绩表现来看,三垒科技曾是美吉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2017年美吉姆实现总营收1.77亿元,其中三垒科技营收达0.77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的43.20%;2018年三垒科技实现营收1.49亿元,同比增长94.48%,占美吉姆2.65亿元总营收比重高达56.10%,同比上升12.9个百分点。

对此,美吉姆解释称:上述双方拟分别认购本次非公开实际发行股票数量的10%,发行完成后,霍晓馨和刘俊君的持股比例仅分别增加1.67%,有助于实现与上市公司的长期利益绑定,不存在规避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形,不会对上市公司控制权造成不利影响。

2020年Q1受疫情影响,美吉姆实现营收0.57亿元,同比减少53.52%;其中,三垒科技实现营收0.12亿元,占总营收比重20.29%。

早在2019年9月,美吉姆就曾宣布定增,定增对象为中植系控股子公司珠海融远、霍晓馨和刘俊君。近一年来的时间内,美吉姆一直希望以向标的公司原股东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处理掉这笔巨额欠款。但时至今日,进展相当缓慢。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美吉姆在公告中解释称,公司出售三垒科技100%股权,符合公司整体发展战略及经营发展的需要,有利于公司调整产业结构,聚焦早教业务,实现公司高质量发展。

另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疾病管理厅计划立刻停止涉事企业的流感疫苗供应资格,并对已经交付的疫苗进行质量检验,在查明可靠之后,陆续重启疫苗接种工作。食品药品安全管理处将对疾病管理厅委托检验的疫苗进行质检,查明疫苗品质是否受到影响。

此次流通过程出现问题的疫苗是原计划22日开始,以13岁至18岁青少年为对象进行预防接种而准备的。

目前,蔚来中国的业务已经全面展开,包括整车研发、供应链、销售与服务、能源服务在内的核心业务稳步推进。李斌表示,随着蔚来中国总部的启用,蔚来会增加合肥团队规模,努力为合肥新能源汽车产业参与国际竞争,打造世界级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贡献力量。

资产及负债方面,截至2020年3月31日,三垒科技总资产达3.23亿元,占美吉姆41.69亿元总资产的6.88%;总负债为3683.52万元,占美吉姆17.25亿元总负债的2.13%;资产负债率为11.39%,相比而言美吉姆的资产负债率则高达41.39%。

按常理,各行业由于基因不同,收到疫情影响程度也有所不同。此时将鸡蛋放到不同的篮子里看起来才是明智之举,美吉姆为何会选择在这一时点剥离掉能够稳定正向盈利的传统制造业务呢?

书店变得漂亮,成为都市的“景观”,这本身没有问题。到书店拍照的人多,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后,也会吸引更多的客流,带来营利的可能。再说,即便是仅仅“美丽地存在着”,也不是坏事。一个美丽的书店,终归是美好生活的一部分,人们在店里逛逛,喝点咖啡,买点文创产品,如果再买点书,就是迈向精神生活的第一步。

7月7日,美吉姆发布公告称,拟将持有的大连三垒科技100%的股权,以2.49亿元的价格转让给美吉姆持股5%以上大股东俞建模,及三垒科技法人金秉铎。转让完成后,美吉姆将不再持有三垒科技股权。

今年,听说这家书店已经停业了,直接原因当然不是书放得太高,而是与商场的合同到期。由于商场不再同意大幅度房租优惠,书店终究无法再靠“展示美”而生存下去。这是让人伤心的事,但是它也是很多书店命运的缩影:很多网红书店之所以活着,依靠的是地方政府的补助和商场的优惠政策,而不是自己真正的经营能力。

成为网红书店没有问题,但是有些书店却过了头,似乎是“为展示而展示”,纯粹为了拍照和传播而打造“景观”,却不在选书和服务上下功夫。这样的书店,其实只是经营者“理想的书房”的扩大版,多半是为了感动自己而建造的。他们没有考虑到自己真正能为读者带来什么,或许心里已经没有读者,而只有“流量”和“变现”,这样所谓的“商业路径”,最终会失败。

利润方面,2017年三垒科技实现净利润668万元,占当年三垒股份1835.44万元净利润总额的36.39%;2018年实现1551.32万元、同比增长132.24%,占当年三垒股份3155.15万元净利润总额的49.17%;2019年三垒科技净利润为1928.55万元,同比增长24.32%,占当年美吉姆1.20亿元净利润总额的16.11%。

回溯历史,主营高端机床制造的三垒股份曾是美吉姆的一张王牌。早在更名美吉姆之前,大连三垒股份于2011年9月29日在深交所上市。2017年6月,为优化组织和管理架构,理顺业务架构关系,美吉姆将与制造业有关的资产、技术、人员、业务资源及知识产权等整体划转下沉至全资子公司大连三垒科技。

而就在2018年,被中植系控制的三垒股份开始发挥其“中植系教育资产证券化平台”的使命,不满足于在传统制造业开疆扩土,开始将目光投向儿童早教行业。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介绍,今年2月,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框架协议签署。在各方支持下,蔚来中国项目进展顺利,蔚来也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新阶段。今年9月,蔚来交付4708台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实现连续7个月同比增长;前8月累计交付量超越2019年全年,前三季度累计交付量达到26375台,同比上涨113.7%。

截至今日,美吉姆并未公告本次非公开发行的详细进展,却独独交出了一份变卖“家产”的公告。如今亏损预计进一步扩大,美吉姆前路何所实未可知。

此前,韩国政府担心2020年秋天新冠病毒和流感同时流行,因此将流感疫苗免费接种对象扩大至1900万人,占韩国全体总人口的37%。

当时的定增公告就曾显示,此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6.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12.57亿元用于支付天津美杰姆100%股权的第三、四、五期收购尾款,剩余3.93亿元用于偿还股东及银行借款。

推迟三周回复问询函,12.7亿的收购尾款何时补齐?

随着美杰姆的正式并表,三垒科技的营收增速明显放缓,占总营收比重也显著下降。2019年,三垒科技营收仅1.61亿元,同比仅增长7.87%,仅占美吉姆6.30亿元总营收的25.49%,同比大降30.61个百分点。

如此辗转腾挪,也惹来了“左手倒右手”、“空手套白狼”的质疑。为了加强市场对其的信心,对非公开发行股票以偿还欠款一事信心满满的美吉姆也交出了底牌——在回复函中美吉姆明确表示,目前公司正在积极推进本次非公开发行,若本次非公开发行未能顺利实施,公司则将通过银行贷款、股东借款等方式筹集资金,前次重组剩余交易价款的支付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此外,9月8日韩国曾面向需要二次接种的儿童提前启动预防接种服务,当时使用的疫苗并非为这批被叫停使用的疫苗。截至目前,已经接种疫苗的儿童并未报告任何异常反应情况。

但在回复公告发出后仅一周,美吉姆便发布公告称,拟以2.49亿元转让经营原主业的子公司三垒科技100%股权。纷争不断,美吉姆或临多事之秋;辗转腾挪间,美吉姆又在筹划什么?

据悉,蔚来将与合肥市建投集团下属合肥充电公司合作推广建设换电设施,目前已初步选定首批拟建的20座换电站地点。

但在7月14日披露的2020年上半年业绩预告中,美吉姆却话锋一转,坦言预计亏损1600-2300万元是由于受疫情影响,公司各项业务在上半年度实现的营收和营业利润均大幅下降,导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相应减少。其中,免除2020年上半年加盟中心、直营中心及托管直营中心初始授权费用这一事项,减少公司归母净利润约930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交易双方达成的定增约定,美杰姆原股东将以不低于交易价款总额的30%的资金,增持不超过上市公司总股本18%的股票。按照33亿元交易总价计算,美杰姆原股东则需再付约10亿元购买美吉姆的股票。假使只由霍晓馨和刘俊君购买,则二人第一、二期收到的转让款,绝大部分都将返回到上市公司体内。

到书店拍照,发朋友圈装作自己爱学习,这不是什么罪恶。事实上,“假装在学习”也是积极的心理暗示,对都市人来说,这也是一种有效的疗愈方式。书店提供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在里面逛一逛,就能让人想到更美好的未来。至于真正的深入阅读和自律生活,或许只有少数人才能做到。

因此,我不太同意那种怀旧派的看法,认为书店应该“以卖书为主”,回到最初的简朴风格。在当下的时代,若是只靠卖书,大多数书店(尤其是大书店)几乎无法存活下去,因为电商平台的书要便宜得多。书店的“美”,终究是人们进入书店的一个理由。书店的咖啡尽管比不上咖啡馆,但是书和咖啡的结合,却提供了咖啡馆没有的文化感。卖饮品的书店,并不丢人。

李斌认为,合肥市关于人才引进、完善人才服务体系所推出的一系列扶持政策,为建设高水平的蔚来中国总部团队提供了强大的推动力。

在6月1日下发的问询函中,深交所提出质疑的首要问题就是美吉姆背负的12.7亿元还未支付的收购尾款。

除了早教业务,美吉姆旗下以楷德教育为代表的低龄段留学业务,无疑也会受到海外疫情及留学政策影响。此时变卖家产All in 教育业务,美吉姆这看似不明智的举动,背后究竟意欲何为?

当日,在蔚来中国总部大楼一楼,安徽自贸试验区合肥片区经开区块正式启动,23个首批入驻项目集中签约,总投资240亿元人民币,包括集成电路、新能源汽车、5G及人工智能、总部办公及高端服务业等。(完)

在我居住的城市,有一家非常漂亮的书店,设计师曾不无自豪地说:“我们做到了十步一景。”但是这家书店为了营造书墙,把一些书放在2米高的地方,读者根本看不到书脊上的字。这样的书架,成了书的“坟墓”,如果作者看到自己的书被这样处理,会有一种作品被谋杀的感觉。

同时,深交所注意到美吉姆曾于2019年9月对外披露,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6.5亿元,用于支付收购美杰姆100%股权第三、四、五期价款。非公开发行对象包括天津美杰姆的大股东,深交所质疑美吉姆存在规避重组上市,要求美吉姆说明作出上述安排的原因及合理性。

就在宣布转让三垒科技100%股权的一周前,美吉姆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终于姗姗来迟。而与深交所要求的回复日期——6月8日相比,已经推迟了足足三周。

2018年6月初,成功收购低龄留学机构楷德教育的三垒股份,宣布拟以控股子公司启星未来为交易实施主体,以全现金的方式购买美杰姆100%股权。其中,三垒股份拟合计投入23.1亿元,其他股东拟合计投入9.9亿元,合计33亿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尚有12.71亿元收购款未支付。美吉姆能否按时偿还这笔巨额欠款,深交所在问询函中明确提出质疑。

流通过程发现的问题为,运送流感疫苗时应需冷藏保管,但部分公司却在常温下运送。防疫当局表示,为彻底进行疫苗质量检查,决定暂停预防接种。

尽管随着业务发展重心的转移,三垒科技已经不再是美吉姆盈利的首要助推器。但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却将经营传统制造业的三垒科技自身保有的优势显现出来。2020年第一季度,美吉姆净亏损417.33万元;而三垒科技净利润为68.63万元,依然保持正向盈利。

根据美吉姆2019年4月30日发布的公告数据,截至当年3月22日,三垒股份已支付前两期交易价款。根据原定的分配计划,霍晓馨可在前两期支付中获得5.78亿元;刘俊君则可获得近5.41亿元——两者相加约11.19亿元。

2020上半年大额预亏,依旧变卖“家产”聚焦早教业务

某种意义上说,那些去书店的人,在拍照和喝咖啡之余,是有可能翻书、买书的,如果没有,很有可能不是他们的问题,而是书店本身的问题。书店最终必须回到那个本质性的问题:你究竟是为谁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