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企业”重组盘活的N种方式①】资金链断裂之后,这家“僵尸企业”如何走向新生

吉林启星铝业有限公司110MN挤压车间,工人们正在包装即将发送给客户的铝型材。 本报记者 柳姗姗 摄

“破产不就是完了吗?企业要‘灰飞烟灭’了?”得知消息后,职工们慌了。

“僵尸企业”是一个屡被提及、长期存在的现实问题,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多部门此前曾联合发布通知,要求积极稳妥处置“僵尸企业”,加快重点领域“僵尸企业”出清,确保2020年底前完成全部处置工作。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不同情况的企业,各地正采取不同的处置方案。对没有生存能力和发展潜力的“僵尸企业”,实施清算注销、破产清算、强制注销,对尚具有一定发展潜力和重组价值的“僵尸企业”,加快实施破产重整、兼并重组、债务重组,通过有效激活让其焕发生机。

屡克难题,终于迎来涅槃重生

为解决麦达斯迫在眉睫的资金问题,在吉林省高院大力协助下,辽源市中法先后协调省内外十几家法院,为企业解除保全资产标的20多亿元,资金回流近亿元。

历经资金链断裂、职工自救输血、破产重整……在多方努力下,“僵尸企业”麦达斯铝业用实际经营业绩证明,其并非没有拯救价值,尤其是涅槃重生之后,企业已然绽放出无限生机。

2019年4月1日,重整后的“启星铝业”正式揭牌,诸多国内外客户一同前来庆祝,场面异常壮观,与企业曾经共患难的职工们更是百感交集:“经历过涅槃重生,才更深刻理解了企业对每个职工的意义,现在我们更要拧成一股绳,让企业实现更好发展!”

“法院选择的破产管理人非常专业,入驻后第一时间为大家普及了破产知识。” 时任麦达斯企划部负责人的朱默告诉记者,法院决定由公司自行管理财产和经营业务,这意味着麦达斯在人、财、物等生产经营各个方面无任何变化,履行合同的能力和条件也与以往无任何差别。

纵然不舍,但保护长江生态环境人人有责。4月开始,当地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多次联合涉渔街道、镇乡召集当地渔民们,宣讲政策、答疑解难。渐渐地,陈波也明白其中道理,长江鱼一年比一年少,长江也需要休养生息。

危机袭来,多方努力仍不乐观

6月12日,陈波收拾好船内杂物,与第一批退捕渔民一起和陪伴了多年的渔船合影,带着对渔船和渔港的眷恋,告别与江为伴的日子。当地政府为他们提供一次性补偿资金,以及就业技能培训、免费求职推荐和职业介绍、“一条龙”的创业服务和创业担保贷款贴息,并对就业困难的大龄退捕渔民和零就业家庭人员,针对性开发镇乡保洁保绿、江河清漂等公益性岗位。

走投无路,法院裁定受理破产重整

虽然多方共同努力,情况始终不乐观。2018年初开始,职工工资一拖就是两个半月,车间已处于半停产状态,很多人都难以相信:“这么好的企业,突然就不行了?”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2018年麦达斯实现销售收入10.98亿元,其中,出口销售收入不降反升,同比增长46.9%,再创历史新高;公司还获得了青岛四方的供应商资质,成为行业内唯一向中国中车全部6个子公司供货的上游供应商。

困难并不止于此。麦达斯的债务高达81亿元,债权人逾300家,其中金融机构有20余家,所持债权约占70%,因破产重整导致的金融债权遭受重大损失,一些银行产生抵触情绪。

与此同时,该公司紧急开展危机公关,一一拜访客户和供应商,争取理解与信任。

“经测算,如按照破产清算处理,普通债权人的受偿比例不足10%,但按照破产重整处理,受偿比例达到40%,大额债权人的受偿比例也在10%以上。”该案审判员、辽源中法民事审判第三庭庭长朱建勇介绍。

“麦达斯是辽源的支柱企业,其破产重整不仅事关经济发展,更涉及到背后1400多个家庭的生计和稳定问题。”辽源中院副院长卢本武说。

在此基础上,重庆市2019年10月出台《重庆市长江流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要求,万州区登记在册的492艘渔业船舶及952名渔民要在2020年12月31日前全部“退捕上岸”。

吴谦指出,海军陆战队是2017年调整组建的一支两栖精锐作战力量,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维护国家海外利益方面肩负着重要职责。近年来,海军陆战队加快推进转型建设,加快提升作战能力,在不同战略方向、不同战场环境、不同任务区域有效遂行多样化任务,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并紧急赴也门撤离中外公民,参加中外联演联训联赛等,全面展现部队过硬军事技能和良好作风形象。

随着6月29日最后一批渔民办理完退捕手续,整个长江干流万州段再无渔船。记者了解到,这些注销后的渔船,大部分将进行拆解,还有15艘用于长江清漂作业、25艘用于护渔,其它将用于打造长江边独特的旅游景观。

作者 罗永皓 应凤林

从陷入债务危机,到被迫破产重整,两年间,这家曾有着“高铁‘隐形冠军’”之称的企业不仅经历涅槃重生,更是在之后绽放出无限生机。

2017年上半年,受国家金融政策紧缩、集团公司过度投资等多重因素影响,麦达斯出现资金周转困难,一步步陷入债务危机。由于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多家债权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公司资产和账户几乎全被查封冻结。

当年,启星铝业销售收入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18.64%。如今,企业更是展现出盎然的生机:今年1~8月,虽受国内外疫情影响,但公司销售收入仍同比增长1.55%,其中出口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0.97%。

“在辽源,能进入这家企业工作,曾让不少人羡慕。”2009年,李宝大学毕业,入职吉林麦达斯铝业有限公司(启星铝业有限公司前身),一路得以锻炼成长、加薪升职,他也切身体会了个人的发展与企业成长的唇齿相依,休戚与共。

从今日起,本报开设“‘僵尸企业’重组盘活的N种方式”栏目,介绍一批重新释放要素活力、实现社会资源重新整合的经验和做法,以期引导和促进经济健康发展,敬请关注。

调饲料、喂鸡仔、理果树……家住长江边上的“退捕上岸”渔民陈波推开家门,房前屋后桂圆树、红橘树、枇杷树环绕,养鸡房里小鸡仔正在啄食。此时距地处三峡库区的重庆市万州区第一批渔民退出捕鱼作业已过去一个多月。

虽然已经具备可持续经营价值,但离重整成功还差最关键的一步——寻找战略投资人。

2018年3月,该公司部分债权人申请对麦达斯进行破产清算。之后,麦达斯提交了破产重整申请及破产重整可行性分析报告。当年4月,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该破产重整案。

在重整方式上,经投资人与麦达斯共同协商,约定由金豆集团出资17.6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对麦达斯有效资产进行收购,并接收全部在岗职工,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后,注销麦达斯铝业,这样既能有效保护企业主营业务的存续,又可使债权人的权益得到最大限度保障。

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产品市占率高、职工收入高——这“三高”可谓当地人对麦达斯最简洁、直观的评价和认知,在媒体上,这家企业亦被称作“高铁‘隐形冠军’”。

“退捕为我带来了新生活。”告别与江为伴的日子,陈波在家养起芦花鸡、珍珠鸡、贵妃鸡等各品种的7000余只鸡苗,并且他还计划继续扩大规模,做品质,做特色,要“用渔民的干劲儿,把‘上岸’生活过得有声色。”(完)

“对于‘僵尸企业’,应当通过破产清算果断出清,但麦达斯的实际经营业绩证明,其并非没有拯救价值的‘僵尸企业’。”卢本武说。

“突然要退捕,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从当地政府部门听到退捕消息时,陈波内心充满迷茫和不舍。从小生长在江边,又承父业捕鱼15年的他早已习惯风里来雨里去的日子。他困惑“上岸”后何去何从。

然而,市场环境风云变幻,一场危机正悄然袭来。

吴谦回应称,10月13日,习主席视察海军陆战队并发表重要讲话,充分肯定海军陆战队调整组建以来建设发展和完成任务情况,明确加快海军陆战队转型建设的战略指导、方法路径和关键重点。海军陆战队认真学习领悟习主席重要讲话精神,精准谋划建设路径,重点聚焦练兵备战,加快提升作战能力。一是加强顶层设计、突出特色发展,进一步理清目标、方向、路径、重点,加强全维全域、海上海外力量运用等方面研究探索;二是着眼“合成多能、快速反应、全域运用”建设目标,加紧提升联合登陆作战核心能力,从难从严摔打和锻炼部队;三是推动作战理论、训练模式、任务编组等方面创新,加强所属作战力量、作战单元、作战要素融合集成,加强同其他军兵种部队协同配合,深度融入联合作战体系。

“公司总投资10亿元的高速列车超大截面铝合金车体型材及汽车轻量化生产线项目建设正酣,投产后预计可新增就业500人,年均新增营收10亿元。”刘楠笑盈盈地告诉记者,预计2035年前企业将持续保持产销两旺态势。

2019年,中国农业农村部等三部委联合印发《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提出2020年1月1日起,实施长江十年禁捕。长江流域约11万条渔船、28万渔民将逐步告别“水上漂”的生活,退捕上岸谋求新生。

事实上,“破产重整”并不等同于“破产清算”,而是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的必要前提。

“复兴号动车组上的大部件铝材,90%以上源自我们公司;国内同产品出口份额的90%以上出自这里”,李宝顿了顿,语气中透露着自豪:“用客户的话说,想用麦达斯的产品,得到车间去抢。”

“眼下我们正在生产杭绍城际列车的铝合金边梁型材,设备24小时运转仍供不应求!”金秋时节,走入位于吉林省辽源市的吉林启星铝业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内处处机械轰鸣,一派红火景象。

“曾有11家企业有投资意向却又陆续撤出,如果在重整期限内不能确定投资人,麦达斯只能破产清算。”卢本武告诉记者,随着各方不断从政策扶持、司法保障等方面给投资人吃下定心丸,终于,在2018年底,长春金豆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投资协议。

麦达斯铝业是一家新加坡外商独资企业,于2001年成立,主导产品包括轨道车辆铝合金型材、车体大部件(车身、车顶、车底等)、零部件,是中国中车集团所属企业的主要供应商,也是法国阿尔斯通、德国西门子等国际轨道车辆巨头的高等级供应商。

职工们也渐渐稳住了神,大家都相信这么好的企业肯定会有投资人来买。最难的时候,车间也未完全停产,因为“大家的希望都在”。

冒着被债权人多次“举报”的风险,2019年3月22日,辽源中院报请省高院同意后作出裁定,批准麦达斯重整计划草案。当日,金豆集团将第一笔投资对价款汇入指定账户,相关资产交接等事项开始有序推进。

“2017年12月的第一个星期,公司全体1400多名职工开始自发集资,凑出2000多万元帮公司应急,不少高管也主动降薪,很多客户收到货后即回款……” 公司办公室主任刘楠说。

今年58岁的熊仁健,“渔龄”超过30年。退捕“上岸”后,熊仁健便和妻子找到一份清漂的工作。“和水打了一辈子交道,这活儿干起来倒也熟络。”和捕鱼不同,熊仁健现在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让水变得更加清洁。

“经历了破产重生,看到如今市场大好,我和工友们都信心十足!” 公司110MN挤压车间的主机操作手王新龙,一边监控设备运行情况一边对记者说。

“在债权人表决会议上,破产管理人制定的重整计划草案未获通过,不过,经慎重考虑,我们认为草案符合《破产法》规定,按此执行,不仅能通过重建方式使麦达斯恢复运营,还可有效避免其在清算、关闭情况下,对债权人利益所造成的更大损害。”卢本武说。

“辽源市委、市政府也专门成立了麦达斯铝业破产重整保障工作领导小组,甚至每有重要客户来访,政府部门领导都会一起帮忙消除客户的顾虑”,刘楠说。

企业陷入困境后,已经凑不出资金购买原材料,眼看还有十几亿元的订单尚未履行,如不及时生产,就会被客户踢出供应商名单,这对麦达斯来说,无疑将是毁灭性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