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香港今举办反暴力集会,发起人是曾在香港机场对抗暴徒的他)

【环球网报道】还记得今年8月9日在香港国际机场与黑衣人发生冲突,被暴徒打中左眼的蓝衣男子吗? 今天(15日)下午,他在香港发起了一场“控诉暴力大集会”。

据港媒图片显示,在今天的“控诉暴力大集会”现场,众多香港市民手举五星红旗和香港特区区旗,有人手里拿着写有“爱比暴力强,与暴力割席”“香城被毁,何以为继”等字样的标语。↓

“控诉暴力大集会”现场图 图源:香港《头条日报》

本科生学习过程中表现出的“被动性忙碌”“形式化忙碌”,以及“不忙碌”状态,反映出本科教学管理中多个方面的问题。

8月9日,蓝衣男子在香港国际机场与黑衣人发生冲突。图源:香港《头条日报》

据香港《头条日报》15日报道,“控诉暴力大集会”于今天下午13时在香港金钟添马公园举行,集会发起人Leo表示,他不认为警方有使用“过分武力”,希望通过此次集会向警方表达谢意。据报道, 这位Leo正是8月9日在香港国际机场被暴徒打中左眼的蓝衣男子梁先生。从现场图片显示,他今天所穿的衣服疑似是被打当天身上的蓝色外套。

梁先生与现场黑衣人发生冲突。图源:香港《头条日报》

问题表征:当前制约本科生潜心学习的因素

本科生学习“被动忙碌”状态,表明本科生的学习生活在严格的要求中“被动地忙”“无方向感地忙”“无成长力地忙”。从总体上看,当前我国大部分高校的本科教学管理、课程考核、教学规程等是规范的,诸如严格的考勤制度、选课制度、补考制度等,甚至在个别学校还出现了所谓的“电子监控式”考勤管理制度。这种严格的管理在取得积极成效的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却僵化了教学体系,在不考虑教学内容、教学方式、学习方式是否符合学生个性、兴趣和特点的情况下机械地、生硬地执行,常常会引起逆反情绪和厌学情绪,让学生只能“被动地忙”。就课程设置而言,尽管当前高校普遍重视选修课建设,并注重开发多样性的课程资源,但由于“重科研、轻教学”的工作导向,造成了教师在课程开发中的创造性不够、主动性不够、兴奋性不够。这使得学生感兴趣、有吸引力的课程不够。专业设置的固化性太强,突出表现为专业调整的僵化和专业转换的困难,这些都制约着学生的专业情感,让学生“无方向感地忙”。同时,千篇一律的纸质考试、闭卷考试,缺少多样性的能力测试、开放式测验、展示性考核、过程性考察等考核的僵化性特征,也不利于对学生学习活动的全面考察与激励,只会让学生“无成长力地忙”。

本科教学改革的根本任务是有效支持本科生的自主性学习、能动性学习和发展性学习,培养新时代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自主性学习,就是满足本科生学习的个性化需求、提高学习兴趣、增强学习的选择性;能动性学习,就是建立在自主学习基础上有动力的学习、有深度的学习和有体验感的学习;发展性学习,就是在能动学习基础上有成长的学习、有进步的学习和有创造的学习。其中最核心、最根本的是能动性学习,体现了学习的自主性,引领着学习的成长性,当前需要围绕三个方面构建起支持性教学体系。

今天,“控诉暴力大集会”现场图 图源:香港《头条日报》

另一位曾遇袭的Cecilia 则表示,11月,自己路经近香港理工大学附近时,帮助清理路面砖头,突然遭到黑衣人围骂称她“捣乱地盘”。她的头部后遭砖头击中,事后缝了5针,Cecilia表示,对方必需受法律制裁。

报道称,集会正式开始时添马公园约有逾千人聚集。Leo表示,集会是为香港市民发声,亦代表未能参与的内地同胞。他说,香港市民能如常生活,有赖警察严正执法,“仲可以安全、正常上班,多谢警察。”全场欢呼,摇国旗吶喊。

报道提及,集会开始一小时,参与人士已占满整个添马公园。期间,多名防暴警察于添马公园外戒备,不少集会人士上前邀请警察合照,并与他们握手,还有中年女士作“比心”手势。

本科生“脱域”的“形式化忙碌”突出表明,有些本科学校搞管理、搞改革、搞活动脱离了学生真实的学习生活、真实的能力成长和真实的专业发展需要。自然,这样的表述是以肯定大部分的改革、管理和活动是促进了学生的专业发展为前提的。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当前本科教育教学中尚存在一定程度的形式主义管理和教学活动,诸如过多的专业展示活动、过滥的竞赛活动、过于频繁的专项内容“进校园活动”,以及过于烦琐的检查、评估活动,这不但让教师、学校忙于填写表格、做材料,而且直接传导给学生,让他们从事着形式主义的配合性工作。形式化的忙碌,实质上占用了教师和学生宝贵的时间、耗费了教师和学生宝贵的精力,消耗了学校宝贵的资源,应该努力加以克服和解决。

“控诉暴力大集会”现场图 图源:香港《头条日报》

“控诉暴力大集会”现场图 图源:香港《头条日报》

另一上台发言的尹先生表示,早前参与唱国歌快闪活动期间,在淘大花园遇上蒙面暴徒,担心人身安全会受威胁,遂上前脱下对方面罩,遭到5至6人围打。他说,“但我无后悔过”,“私了都要睇到佢哋个样(‘私了’都要看到他们的样子),先可以追究。”

晰权释能,让学生的学习活动“忙起来”。这里的“忙起来”,主要是突出学习活动中“主动地忙”“有自主性地忙”“有成长力地忙”。一方面,要完善过程性考核与结果性考核,增强教学管理的严肃性和规范性;另一方面,要提高教学管理的人性化程度,提高本科生对学校生活和学习生活的热爱感和亲近感;同时通过减少对学校的检查评比、减少形式主义的活动等,让学校安静办学、教师安静教书、学生安静学习。(作者:邵泽斌,系南京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学校教育现代化中心主任,教授)

本科院校教育教学权力的不当,反映了院校在引导学生参与教育教学活动的关键性权力的失范。这既表现为在某些方面管理的“失之过松”,如为追求毕业率对于那些学习不合格的学生的“放水”和“清考”;也表现为某些方面管理的“失之过繁”,如形式化的展示、评比和竞赛等;甚至还表现为某些方面管理的“失之过严”,诸如僵化的考核形式、狭窄的选课通道和人性化不足的管理制度等,这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本科生潜心学习的动力与动能。

放权增效,让学校的教育教学“活起来”。要更大力度地下放高校专业设置权、专业调整权和专业转换权,支持其更具灵活性地实施和落实。允许高校根据学科特点和社会需求,自主性地设置和调整专业,变报批审核制度为备案登记制度。支持高校更灵活性地引导学生自主选择专业和自主转换专业。允许学生在修满学分的前提下,在各个学年段转换专业,最大限度地增强专业吸引力和学生学习自主性。

据媒体此前报道,8月9日,香港“黑衣人”在香港国际机场发起所谓的“万人接机”集会。一位身着蓝衣的香港市民梁先生,因为无法忍受集会人士对机场秩序的破坏而进行了反抗。

本科院校教育教学权力的不足,反映了本科院校本体性权力不到位的问题。高校对于本科生培养的本体性权力包括自主招生的权力、自设专业的权力和授予学位的权力等。当前最核心的问题是高校在专业设置、专业调整和专业转换方面的权力不足,表现为专业设置与调整的灵活性、动态性和自主性不够。

制度反思:本科院校教育教学中存在的问题

Leo还说,要令香港进步,不是用暴力改变世界,而是用和平包容 ,“拳头不是用来打人的。”他同时提醒参与集会人士遵守秩序,遇到冲突或挑衅,“勿讲粗口、勿打佢(他)。”

当天傍晚18时许,梁先生与现场的黑衣人发生冲突,现场一度混乱。梁先生表示,与黑衣人争执期间,被一名男子打中左眼,他已经报警。随后,梁先生被约十名机场保安护送离开。梁先生当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集会人士高叫口号的行为是骚扰旅客,并不代表所有香港人,“他们拿英国国旗、美国国旗出来,怎么不拿法国?拿印度?拿新加坡?”

“控诉暴力大集会”现场图 图源:香港《头条日报》

另据港媒报道,集会开始前, Leo受访表示,看见社会上不少示威者使用暴力宣泄“理念”,这不是香港市民想得到的和平相处模式。他提到,有不少持相反意见的市民被攻击,自己亦曾于8月9日在香港机场被示威者袭击,事后还被迅速“起底”,他直指这是对市民的“白色恐怖”,他期望可以通过集会发声,拨乱反正。

深化本科教学改革的关键,是引导好本科生自主性学习、能动性学习和发展性学习,重点是要反思不利于本科生潜心学习的管理与制度,构建支持性的教学体系。

“控诉暴力大集会”现场图 图源:香港《头条日报》

顺权增能,让教师的教学工作“强起来”。要弱化“唯论文、唯帽子”为特征的、行政主导的学科评价体制,将高校从形式化的学科考评和科研考核中解放出来,引导高校理顺大学教师教学与科研的关系,扭转“强科研、弱教学”的评价导向和激励导向,让教师有热情地从事本科教学、有激情地从事课堂教学、有兴奋感地从事课程开发,用优质的课堂、有吸引力的课程资源增强本科生的学习兴趣、满足本科生多样化的学习需求。

解题思路:构建引领本科生能动学习的支持体系

本科院校教育教学权力的不顺,反映了本科院校在引导教师处理“教学与科研”关系方面权力的错构。引导优秀教师从事本科生教学、激励知名教授为本科生上课,是提高本科生质量的前提。遗憾的是,受外部性的学科等级评价、科研的区分性评估等因素的影响,高校逻辑地进入了“重科研、轻教学”的管理误区。由于担心本科教学分散自己的科研精力,不少教师满足于形式化上课,缺少课程开发的热情、缺少投入本科教学的动力,缺少创新教育教学方式的激情,降低了本科课程与教学的吸引力。

除Leo之外, 还有多名曾遭暴徒“私了”的香港市民上台发言。据报道,一位香港市民陈先生讲述了自己9月1日在天水围西铁站受袭的经过。他说,当日晚间23时,途经西铁站提款,遇有大批暴徒辱骂警察,他深心不忿,遂高呼“警察加油”,随后被暴徒吐口水、用脚踢,随后他被护送离场。他直言,自己行使公民权利于心无愧,亦无惧表明自己是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