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29日电(王禹)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跳水馆大厅,一块东京奥运会倒计时牌,被放置在奥运冠军榜旁,上面“208天”的字样格外醒目;进入场地,跳水台面早已铺设成与东京奥运会相同的材质,方便选手提前寻找感觉。

所有的细节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中国跳水队,东京奥运会近在咫尺。

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在接受采访。

究竟是什么样的体能训练,能让奥运冠军都再次迎来新的突破?其中的关键之钥便是来自国家举重队的教练王敢。今年十月后,国家跳水队队员便在他的帮助下进行专业和系统的力量体能训练,基本保持一周两练的节奏。

跳水馆内的东京奥运会倒计时牌。

这是东京奥运会前中国跳水队的最后一次冬训,因此与以往相比也有诸多不同。今年冬训于10月初启动,比往年提早近一个月,测验达标分数也定得比往年要高。各项目中,运动员不仅是在互相比拼,更是以超越达标线为目标。

在总结本次测验时,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认为女子单双人跳台的表现是“最高水平的发挥”,女板发挥稳健,男选手的整体恢复还有欠缺。她指出,冬训以来加大了体能训练,再加上水上和专项陆上训练,让队员们的训练能力得以迅速恢复和提升。

除谢思埸因伤高挂免战牌以外,曹缘、施廷懋、杨健等名将悉数参赛,并且纷纷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以展示在过去近三个月内的所学所练。经过两天的激烈比拼,这场水平堪比国际大赛的跳水队内测也顺利画上句号。

廖炯模,1955年毕业于沈阳鲁迅美术学院,后留校任教,1975年调任上海戏剧学院美术系油画教研室主任,1980年升教授。1984年调任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他手绘的电影海报是1949年后国内首屈一指的,如《刘三姐》《甲午风云》《五朵金花》的海报,都是其代表作。他融合了国画、油画、版画、水粉等手法用于海报创作,不仅人物形象生动饱满,其内涵寓意也非常鲜明,紧扣影片内容。当年电影出版社出版的很多电影连环画直接采用其绘制的海报做为封面。

“画家”与“教师”这两个身份,从刚工作开始,直至退休都伴随着廖炯模,他向来倡导的教学理念扎实、因材施教、要懂真善美:“总不可能一进来就说自己要成为大画家吧,画要扎扎实实做画,人也要扎扎实实做人。”

队员们正在进行队内测试。

不仅是周继红,无论是施廷懋,还是曹缘、杨健,都不约而同地谈到了今年冬训期间体能训练带给自己的新变化。例如,施廷懋说:“完成动作没有那么吃力了,有时上午训练完成动作会困难一点,现在比较自如。”

细节决定成败,也正是中国跳水队对日常训练每一个环节的极致追求,才最终换来队员们在队内测试中的高水平发挥。不过,即便是这一阶段的冬训成果让周继红直言不错,但她依然对接下来的训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压力来看,希望能早一点开始比赛,要从准备来讲,又希望多一点时间做准备。 老感觉每天训练时间也不够,总希望运动员能够念得更扎实一点,水平更高一点,准备得更充分一点,但我们终归还是要现实面对每一天,踏踏实实把每一天做好。”

2019年游泳世锦赛,以老带新的中国跳水队共收获12枚金牌,其中更是包揽八个奥运项目的冠军,为东京奥运会前的小考交出了完美的“答卷”。回顾即将过去的2019年,周继红表示队伍取得的成绩,为东京备战奠定了信心基础。

与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外部的静谧相比,在2019年的最后一个周末,跳水馆却依然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而事实上,从前一天开始这里便是如此。其中的缘由,便是中国跳水队正在举行一次检验冬训成果的队内测试。

但即便一年里取得的成绩喜人,但从周继红紧锁的眉头可以看出形势却远不能到乐观的程度,“总的来讲,今年(取得的成绩)为队伍提升了信心,使队伍能够为明年的东京奥运会打下基础,但实际上真正要打的硬仗还是在明年。”

余泳表示,“当今国内的电影海报总体创作来说,大多是图片拼叠毫无设计可言,更无内涵寓意可探究,一位大师带走了一个时代。”

“从整体来看,冬训(的成果)还是不错。下一阶段,我觉得还要在动作更精益求精的要求上加强,另外,基础还得夯实,体能训练还得要再加强。” 而随着东京奥运会开幕200天大关的日益临近,周继红也坦言内心十分矛盾。

据悉,下一阶段中国跳水队的训练和比赛也不会停止。明年1月22-23日队伍将进行奥运选拔赛,即使是春节期间,队员们也会按照日常计划进行训练。而到了二三月份,跳水队还将参加在国际泳联系列赛,以及备受关注的世界杯。

“立足新起点,树立新目标,冲击新难度,再创新辉煌。”里约奥运会后跳水馆内更新的这句标语,在如今的时间节点下平添了诸多新的含义。新年之交来临之际,中国跳水队的内测,不仅是过去一段时间冬训的总结,也让队伍的奥运备战迎来新起点。(完)